APAY创始人冯晓男:“商场如战场,要活命就得挣扎”


这里到底谁他妈说了算?

一切都得由我亲自动手吗?

今天早晨的《APAY每日早闻》真他妈臭极了。

排版枯燥!抓不住重点!

1、行情放在文末是给自己看的吗?

2、没有对用户有益的新闻。

3、没有反映数字货币和区块链行业的照片,只有那些干巴的数字符号。

4、蓝色的背景变成了紫色的。

……

我的老天!也许你们几位应该向银行递求职申请了。照这么干下去,APAY见不到新年了。

呸,胡扯!星期一一定要解决好。

落笔:冯晓男

附笔:这个星期也不是全都浪费了。回头去看看昨天的《APAY每日早闻》。昨天也有很多的好例子告诉我们应该如何去做好信息服务。如果每天都照这么干下去,把APAY这个新宝贝销售给市场就轻而易举了。圣诞快乐!

“我承认这是一个暴脾气的老板给同事的批评,但是,我称它为一封‘情书’。”APAY创始人冯晓男说道。他把自己所有的这样的字条称之为情书,而工作多年他已经写了很多诸如此类的情书了。

有时候,这些情书口气生硬,有时候又比较温柔,有时候甚至是两者的结合,不过,他从来都不委婉其词。

查尔斯·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这样总结:

能够生存下来的物种不是最强的,也不是最聪明的,而是最能适应变化的。

APAY创始人冯晓男就是这样的一个人。金融交易行业出身、在9·4中取经、2017年年底进军数字货币支付行业。

毕业后,第一份工作是做交易业务员,那时候普遍用的是电话销售,没有代理商模式,“但我发现代理商模式市场反响很好,于是向高层领导提了这个想法,几个月后,我拿到了两三万的提成”,“在那时候大家普遍拿着两三千的薪资时,两三万真的挺不错的”。冯晓男向奔跑财经(FinaceRun)说道。

工作一年半就开始创业,虽磕磕碰碰但也一路比较顺利,

也辗转投资了些,有亏有赚,按照朋友的说法,“吃完亏,该到做事的时候了”,冯晓男笑着说道。

2018年底APAY筹备工作开启,虽然那时候行业低迷,但APAY团队一致认为,接下来的一年钱包和支付是行业趋势,因为2019年是应用元年,数字资产需要流通起来。资产流通,支付是基础。

在Libra白皮书面世以后,稳定币忽然被世界放大,Libra意欲重构金融体系,在锚定一揽子货币以后,为全球提供通用的支付功能。8月19日,币安宣布启动“启明星(Venus)计划”,官方负责人称,“启明星不是简单的稳定币,要做一带一路的Libra”。

稳定币之所以成为兵家必争之地,正是日益激增的数字资产流通的市场需求。买卖双方都亟需一个现实世界的类似法币一样稳定的数字货币来交易,稳定币的市场已经构建,但支付作为这其中重要的一环却缺失了。

“所以APAY闭关9个月做技术(一套核心银行账户和区块链账户并存的账户系统),意欲填补这重要的一环”,冯晓男向奔跑财经(FinaceRun)表示。

“Mr.冯像一只狼”,商业合作伙伴张某这样形容他。单兵和团队作战能力及凶猛程度不可小觑,一旦看中猎物,就会耐心等待,一旦时机成熟,极速猎杀。生存力和忍耐力非常可怕。关于这一点,冯晓男解释,“商场如战场,要活命就得挣扎——之后还要为成功而折腾,或者就要活得开心。由于交易环境的缘故,我经常会战胜自己。”

“曾经一天 trade过10种不同工具、20多种不同的报价、眼前有5台不同的交易与报价系统,但是我最依赖的是自己的脑袋与手上那部计算机”。

在雅加达做APAY路演的时候,冯晓男作为演讲嘉宾出席大会,用几近中文式的口吻做了场英文演讲,“那天,小冯朋友(孩子)在现场”。

同一个人,不同的表现。不过人生当如此——要玩出这么多花样的游戏,还要大部分时候都玩赢,人有时真的需要具备两种不同面目,就跟英国小说《化身博士》里的主人翁哲基尔医生一样,至少你要装出那么一副样子来。

*有时候这意味着临时当个可爱的人,一个喜欢搞笑的人;

*有时候要充满激情,猪头猪脑,装傻;

*有时候要头脑冷静,控制自己;

*有时候要让人恼火,让人胆寒;

*有时候横行霸道也很管用。

纵览以往经历,是个奇怪的综合体,里面有残酷的现实、绝佳的机遇、辉煌的胜利、让人灰心丧气的惨败。但冯晓男在正视这些东西,永远地记在心里,不是抹杀过去,而是寻找机会和失误,在缝隙中找到光,并逐渐扩大。

谈及行业现状,冯晓男认为,现在的区块链就像是互联网,尽管互联网诞生于1960年代,可真正进入代大众视野却是在30年后的1990年代。与任何新生事物一样,互联网也是经历了几次标志性的重大转变过程,互联网通过每一次的蜕变与革新,才有了今天这般模样。区块链从比特币诞生,到以太坊公链ICO,再到IEO,才11年时间,区块链从少数极客的玩具到如今撼动各国央行研究,其发展势能不可小觑。

关于区块链未来,冯晓男表示,随着区块链市场监管政策的成熟和晚辈,以及区块链技术的进一步提升,行业监管制度体系建设进一步完善,为产业区块链项目深入服务实体经济提供有力保障,区块链市场将渐趋规范,产业发展环境得以优化。

“我最欣赏马斯克(埃隆·马斯克),我觉得我比较像他,自负,也天马行空”。冯晓男笑着这样评价自己。

注:埃隆·马斯克,是硅谷最成功、最富雄心壮志的企业家,他是亿万富豪,他创办一个接一个改变世界的公司,他守正出奇却又能屡屡化险为夷,在争议中赢得胜利,在质疑里赢得更大尊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