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giEx:“央行研发数字货币,全球数字货币竞赛开始?”


摩根溪创始人Anthony Pompliano在推特发文表示:突破!中国已获得内部批准,以创建中央银行数字货币,并已开始建设。让数字货币霸权的全部军备竞赛开始!

Facebook过于理想主义?Libra技术支撑不足?质疑Libra深耕于传统金融货币体系之上,无法绕过主权管制、也无法完成颠覆?Libra弱化国家“超主权货币”的概念触碰到各国监管层的核心利益,各国监管炮火连天。

Libra会不会更多地发挥货币职能?

“货币背后是利益、权力、国际政治、外交。如果一种支付工具发挥货币的职能,必然会冲击法定货币,从而对一个国家货币调控、金融调控、各方面带来直接影响。”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王信在北京大学举办的数字金融研究开放计划启动仪式暨第一次学术研讨会上公开表示。

如何应对Libra挑战?王信表示,除了完善金融科技监管制度,更重要的是从自身优势出发,探索数字金融更好地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应当加强数字金融领域的国际协调合作,提升我国在数字普惠金融领域的话语权,在Libra、央行数字货币等方面加强国际协商,表明关切,及时推动有利于我的国际标准、规则制定。

图片描述(最多50字)

DigiEx小编了解到,王信表示通过加快推出央行数字货币,或者各国发行本国的类Libra产品,以及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此前提议发行一个超主权数字化货币的方式来应对Libra可能带来的潜在风险。

他认为,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很难发挥货币的职能,只能称之为加密资产,对法定货币和货币政策的影响有限。但Libra等稳定币作为支付工具如果得到广泛使用,可能更多地发挥货币职能,还可能进行货币创造(通过Libra开展信贷),冲击法定货币并降低货币政策有效性。

中国金融学会会长周小川7月9日在“中国外汇管理改革与发展”研讨会上也表示,Libra 的提出是对传统业务和支付系统的冲击,它企图盯住一揽子货币的想法,代表了未来可能出现一种全球化货币的趋势。在人民币、外币趋同和一体化的进程中,需要考虑这种趋势对我们的压力。

Libra与美元息息相关,它瞄准了跨境领域的硬需求,这对发达国家似乎优势不明显,但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更大一些;在强势货币的影响下,弱势货币国家的资本可能会流向强势货币地区。

周小川还表示,“未来可能会出现更加国际化、全球化的一种货币,是一种强势的货币,导致主要货币和它产生兑换关系。这个东西并不一定是Libra,但从最近几年的趋势看,会有不少机构和人员试图建立一种更有利于全球化的货币。”

DigiEx小编了解到,人民币在全球化中处于一个有利地位,但要保持强势货币地位,中国需要在政策研究和储备上有前瞻性的准备,在可能发生的危机中尽量减少自己的软肋。

实际上,中国也从未停下对数字货币探索的脚步,一直重视法定数字货币的研究,甚至连续两年在央行会议中指出要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研发,并强调2019年是货币金银工作深入推进转型发展的攻坚之年。

正如《环球时报》英文版针对Facebook加密货币Libra发表的评论文章提到:“全球数字货币竞争时代,中国不能缺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