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界社区:从“特区”到“示范区”,深圳再当数字货币改革“先行者”


摘要:下海经商第一笔财富在深圳;炒股期货第一笔财富在深圳;房产地皮第一笔财富在深圳;数字货币第一笔财富在深圳。

8月18号,因改革开放而生的深圳再度肩负起改革“先行者”和“探路者”的使命。从“特区”迈向“先行示范区”,深圳在迎来历史性发展机遇的同时,也意味着中国正在更高起点、更高层次、更高目标上推进改革开放。这一重磅消息让区块链圈沸腾了!《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发布,提出“支持深圳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旗帜、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按照《意见》,深圳将“打造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支持在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与移动支付等创新应用”,“促进与港澳金融市场互联互通和金融(基金)产品互认”,“在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上先行先试,探索创新跨境金融监管”。
为什么是深圳?
深圳作为具有标志性意义的特区,在五大发展理念方面都具有一定的条件和基础。此外,深圳不是一座孤立的城市,它位于世界重要湾区——粤港澳大湾区内,与其他几座城市的发展相互呼应。这里是高科技企业的集聚地,也是现代化产业中心和世界工厂所在,在这里强调走创新发展的路线具有强大的产业基础。同时深圳也是我国率先实现全面小康的城市。就经济发展水平来讲,深圳在一线城市中保持领先地位。
2018年深圳人均GDP近20万元人民币,比北京和上海分别高37.9%和42.2%。深圳是移民城市,自由、开放,极具创新精神,在引领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扩大开放以及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方面具有天然的优势。从发展机制看,深圳不仅形成了相当完善的市场机制,而且政府的作用发挥得很好。粤港澳大湾区是国家未来创新发展的重要试验场,它的启动发展需要一个更加稳健、具有更高创新能力的引擎带动,显然深圳符合这个角色定位。

为什么要这么做?
自facebook在6月18日发布区块链Libra项目白皮书之后,在全球引发轩然大波,各国政府和企业在数字货币领域动作频频。昨天,数字货币一线交易所币安宣布将发行区域版Libra;上周五,被比喻为“加密货币纽交所”的交易平台Bakkt宣布获得监管批准,将正式上线;8月初,零售巨头沃尔玛在数字货币领域的专利申请被披露。
受到Libra的冲击,各国政府背书发行的数字货币相关新闻接踵而至,现如今深圳成为数字货币创新发展试验区是对Libra最强有力回应,或成为中国数字货币发展的转折点,小编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在区块链和数字资产这个领域,从业者一直希望在中国能有一个实践创新的舞台,根据公开资料统计,2019年上半年全球共181条区块链扶持相关的政策信息,和187条监管方面的政策信息,这些政策信息分别来自于65个国家和4个国际组织。国内方面,随着2月15日《区块链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正式施行,中国的区块链监管相较于此前九四的“去伪”,愈加倾向于“存真”。“文件明确提出数字货币研究,这应该是首次在政府文件中正式的认可、支持、提倡开展这方面的研究。政策能给予从业者以最大的信心,让大家能够安心。”因为中国其实不缺人才,也不缺技术,近几年主要就是缺政策上的明确导向。这是顺应社会发展,文明建设的必经之路。

深圳示范区的影响
深圳建设成全球标杆,过去的先行先试重在敢闯敢干,而此次官方规划的“先行示范”则体现更高的标准,强调国际领先。中央意见提出,到2035年,深圳高质量发展成为全国典范,城市综合经济竞争力世界领先,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创新创业创意之都,成为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研究院主任贾晋京表示,到2035年,深圳有望成为世界创新至高点的区域。在当前以人工智能、5G等技术为标志的新一轮产业革命时代,世界经济需要一个大型的产业集群来做创新工作,直接将科技创新应用于产业,深圳恰恰具备这个潜力。
贾晋京认为,创新仍将是深圳未来发力的核心方向,最终是让深圳成长为一个类似于硅谷但是更侧重于产业应用创新的全球基地。如果与其他国际大都市对标,深圳的发展方向类似于世界知名湾区城市旧金山。

示范区对数字产业的影响
小编认为,我们现在身处的环境,既要防范金融风险和维护稳定,同时也不能错过重大创新变革的机会。“因为本身来讲,面对重大的创新和变革,无所动作或者放弃这样一个机会本身,是更大的风险。”根据《2019区块链投资报告》,美国主导了区块链项目的投资,其投资额超过了英国、中国和新加坡的总和。旧金山是区块链创业融资的全球领导者。伦敦已成为那些渴求种子轮融资的早期公司的聚集地。说明成熟的金融市场已经逐步布局区块链数字货币相关领域。

日前举行的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透露,从2014年到现在,央行数字货币(DC/EP)研究已经开展了5年。值得留意的是,现阶段的央行数字货币设计,依然是具有无限法偿特性的货币,注重M0替代,而不是M1、M2的替代。它所具有的货币职能(交易媒介、价值储藏、计账单位)决定其如果加载了超出其货币职能的智能合约,就会使其退化成有价票证,降低可使用程度。
数字货币或者通证经济最关注的其实是一个体系的开放性,说得更技术一点,就是一个体系是否足够开放透明地支持功能强大的智能合约,而央行的数字货币是从央行如何管理货币政策这个角度出发的,显然不符合这一点。

分享到